您的位置: 南宫信息网 > 美食

上海官员未来四大自贸区共用一个负面清单

发布时间:2019-11-28 14:37:07

上海官员:未来四大自贸区共用一个负面清单

扩容使得上海自贸区成为国内四大自贸区中面积最大的一个。

上海市商务委员会主任、党组书记尚玉英在2014年12月28日~29日全国商务工作会议召开期间接受《每日经济》专访时称,这次扩容,将浦东新区的陆家嘴、张江高科、金桥三个分别代表金融、科技和出口加工业的片区囊括进来,与原有的外高桥保税区实现“新老联动”。

她透露,上海2015版负面清单肯定要压缩,特殊管理措施在2014版的139条基础上缩减到100条以内,并与广东、天津、福建三个新批的自贸区共用一个负面清单。

沪自贸区扩容至120平方公里/

上海自贸区自正式获批成立以来,就一直在考虑扩容的问题。以外高桥综合保税区为主的28.78平方公里的初始面积,在上世纪90年代早就进驻满了外资企业和贸易企业,对于新增企业尤其是企业开展实际运营来说,面积太有限。

2013年8月22日,在上海自贸区挂牌成立一个多月前,上海方面曾提出将主城区100多平方公里的临港新城也纳入自贸区范围,但没有获批。

根据2014年12月28日全国人大常委会授权国务院新批三家自贸区以及扩容上海自贸区并暂停相关法律法规的会议决定,上海自贸区新扩进陆家嘴金融片区共34.26平方公里、金桥开发片区共20.48平方公里、张江高科技片区共37.2平方公里,再加上原来28.78平方公里的外高桥综合保税区,合计120.72平方公里,为全国四大自贸区中面积最大的一个。

2003年3月~2006年11月,尚玉英曾任浦东新区副区长。她对《每日经济》介绍,陆家嘴、金桥、张江高科、外高桥片区是浦东开发开放的核心功能区,产业功能、城市功能都很成熟和完善。

“将上述片区纳入自贸区,可以进一步聚集金融贸易、科技创新、先进制造、生产性服务业以及新技术、新业态、新商业模式等功能和要素,推动更大范围、更高水平的对外开放。”尚玉英说,“国家批准的新扩区方案与国家对浦东开发开放的总要求完全吻合。”

金融开放为沪自贸区重头戏/

上海财经大学教授、自贸区研究院秘书长陈波对《每日经济》表示,自2013年8月正式获批,上海自贸区的试验就不可能只局限在贸易便利化上。

上海自贸区原来以外高桥为主的28.78平方公里所涵盖的范围,就是综合保税区。广东、天津、福建三个新自贸区方案,也是以当地的综合保税区为基础来申请的。“但上海要做一个综合性的对外深水区改革尝试,就必须突破保税区的思路。”陈波说。

新扩进来的陆家嘴、金桥、张江高科三片区,并不是综合保税区的概念,没有物理空间上的围围栏。

实际上,早在2014年5月,陆家嘴的金融机构就开始为自贸区内的企业服务,尤其是为自贸区账户服务。按照央行的要求,花费36万元安装一个监管软件系统就可以设立自贸区账户,而为自贸区账户提供金融服务的金融机构并不一定要在自贸区之内。

以金融开放作为试点重头的上海自贸区,由于浦东新区不太可能建两个金融中心,陆家嘴已经被定位为中国的国际金融中心,所以陆家嘴被扩进自贸区可谓顺理成章。

陈波称,扩进金桥出口加工区则是为了完善自贸区的经济体系。李克强在2014年9月视察上海自贸区时,已经看到自贸区范围狭小造成了“腾笼换鸟”的尴尬,一部分贸易类企业由于成本上升,已经被挤出,纳入金桥出口加工区正是为了容纳这些企业。

“一个综合性、全方位的自贸区改革要有代表性,不可能只有几个行业。如果行业本身在萎缩,那么这些开放政策即便在自贸区内实施没有风险,也不代表可以拿出来复制。”陈波说,“所以必须让上海自贸区的经济体系变得完善,可以代表全国的经济体系,这样进行的改革才能真正起到压力测试的作用。”

如此看来,完善的经济体系,还需要最后一块拼图。而随着张江高科的整体纳入,上海自贸区经济体系的最后一块拼图也完成了。

纵览上海自贸区7个片区:洋山港包括临港新城的一部分,以远洋航运物流为主;外高桥板块包括保税区和保税物流园区,现在已经开始转型做服务业和金融业;浦东空港以航空运输为主,以后会以更加便利化的方式对接旅游业,实现从路到人的改革;新加入的陆家嘴、金桥、张江高科三个片区,本身的定义和特色就很明显。

“上海自贸区7个片区的共同特点是:每个区域都有很好的基础设施和经济基础,现在的自贸区没有一个是从无到有开始规划发展的。这反映出自贸区建设的紧迫性,因为中央反复提及3年考核期。上海自贸区从诞生起就有一个3年的时间表,因此必须在基础较好的片区开始试验。”陈波说,反观临港新城大片地块还未开发,“与其再造一个新城和产业生态,不如利用浦东已有的特殊监管区,这样自贸区的建设会更加合理和高效。”

正因为自贸区需要功能和产业基础成熟的片区,临港新城未被纳入扩容之列。

特殊管理措施将不超100条/

陆家嘴片区被扩进上海自贸区,是否意味着金融开放的力度将加大?

尚玉英说:“无论如何扩,上海金融中心建设的步伐都会按照中央的要求加快推进,不停步。”

她还透露,新的可推广复制的经验,仍然会聚焦在投资管理、贸易便利化、金融服务、事中事后监管四个领域,并加快探索试验。

陈波认为,在2015年上半年,金融开放难再出新政。“目前的国际金融体系不太稳定,最近人民币汇率波动较大,此时若贸然扩大金融开放,从理论和经验上来说都不是好时机。”此外,上海自贸区的金融开放阻力本来就很大。在这种现实下,与其出台更多的新政,不如将现有的政策落地落实并成熟化和制度化。

他指出,上海自贸区金融改革的步伐不一定会加大,但落实的速度和规模会暴增。

此前,上海自贸区内实现金融改革的企业主体较少,主要是以外高桥保税区企业为主体的贸易类企业。开设自贸区账户的企业,按照规定必须在自贸区内有一年的经营交税记录,而自贸区仅成立1年多,只有原本位于外高桥保税区的老企业才有开户资格。扩区后,有资格申请自贸区账户并依法开展金融服务的企业和个人将呈几倍增长,享受金融改革试点的企业规模将扩大好几倍。

至于2015年自贸区的负面清单特殊管理措施,尚玉英指出,至少在100条以内,并且和广东、天津、福建三个自贸区共用一个负面清单。

“既然负面清单是法律,就需要有足够的清晰度,将官员的解释空间压缩到最小。”陈波说,上海自贸区2014版的负面清单,政府解释空间还是较大。

《每日经济》了解到,2014版负面清单特别管理措施共计139条,比2013版减少了51条。在139条中,限制性措施110条,禁止性措施29条。

法甲
经典案例
励志文章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