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南宫信息网 > 娱乐

重生之九尾落 第八章 夜探警局

发布时间:2019-09-25 19:57:22

重生之九尾落 第八章 夜探警局

酒黏衫袖重,花压帽檐偏。

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

初秋的月色格外凄凉,将这个静美的江南小镇照应的格外美丽,丝丝白玉般的月光洒落大地,仔细看去,白色的月光当中夹杂着几许血色,仿佛又是一片妖异的血雨腥风即将席卷这片东方的神舟大地。

而此时的魏玖正静静的盘坐在宿舍当中修炼着灵力,不得不说京华学府的特招生待遇真心不错,虽然只有一室但空间挺广阔的,独立卫生间、水电齐全、书柜、桌椅也是应有尽有而且不会有人来打扰。

另一方面魏玖也在宿舍中布满了结界阵法,若是普通人怕是站在宿舍旁边都听不到里面有啥动静,所以这里自然被魏玖选择成修炼的最佳场所。

天丹九诀缓缓运转开来,空气中冰凉的水属性慢慢的闪耀了起来,然后慢慢涌入魏玖的灵丸当中,经由一番压缩、过滤,纯正的本源灵气慢慢进入魏玖的天丹当中,魏玖双目紧闭,手指又是掐捏出一串奇怪的法印,只见天丹不自觉的旋转了起来,四周灵气开始更快的涌入灵丸、涌入天丹。

“道冲

似万物之宗

渊兮

挫其锐

和其光

同其尘”

一道一道玄妙的咒文围绕着魏玖的身体涌现了出来,围绕着魏玖不停的舞动,就在这时魏玖手上又是掐出了一个奇怪的掌印,掌印不停的变动,似幻似真。

只见魏玖的水属性灵丸慢慢脱体而出,然后一分为二,再分三,而后分化万物,再又急速的向魏玖的丹田当中涌入了进去,慢慢融入本来的灵丸当中。

魏玖自始至终都是那样静坐在那儿,但手上的掌印却已经连着换了好几个,终于四周涌动的灵气开始变得平静了下来,魏玖的天丹也不再旋转,睁眼,魏玖将手垂下,终于从修炼中醒了过来。

天丹九诀自行运转了一个小周天,内视之下魏玖嘴角又一次露出一道满意的邪笑,“果然如此,看样子在这个环境下还是蛮难的吗!”

原来魏玖丹田当中的天丹又是扩大了不少,魏玖的境界已经从练气中期提升到练气后期甚至隐约有一种已经到达巅峰的感觉,而天丹旁边海蓝色的水属性灵丸光泽看起来更加盈蕴了不少。

而魏玖之所以能一下子从中期突破到后期巅峰,那也是因为天丹九诀的提升,他终于将一诀修炼到圆满,进行二诀的修炼了,他记得当年是修炼到了天丹八诀

重生之九尾落  第八章 夜探警局

,实力大抵同渡劫期高手有得一拼。

而根据书上记载修真等级的划分是,练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合体,大乘,渡劫,真仙,而他想要恢复到巅峰状态也是难上加难啊!

魏玖拳头握了握,终于还是松开,心里也是看开了不少,毕竟船到桥头自然直,车到山前必有路啊。拉开窗帘,看到窗外已是一夜色正浓,墙上挂的指针正停留在三点的刻度线上,魏玖笑了笑,看样子可以去忙点正事了。

起身,打量了自己一会之后便换了一套黑色的夜行衣出门去了,说起来这套夜行衣还是魏玖特意针对这次行动准备的呢!

只见不一会儿,魏玖已经来到了一座大楼跟前,只见大楼上赫然刻着几个大字,“HZ市公安局”,魏玖的嘴又是挑了挑,轻轻迈步走了进去。

只见*的钢架门内正有两个巡警在认真执勤,其实在来之前魏玖就向舒锦惠询问过这边的布局,所以对哪儿有人执岗、哪儿是什么部门什么的都是记得挺清楚的,所以魏玖自然还不会傻到强势冲进去。

魏玖手指一掐,水属性凝集指间,越聚越弄,然后渐渐领取到一个半人高的大小,然后用力朝远方丢去。

“刷”只见一个黑影晃过,马上引起了两个警卫的警觉,追了过去然后却发现并没有什么,便意识到可能是调虎离山,便马上返回大堂当中。

虽然警卫的速度很快,但这中间那几几个瞬间就足够魏玖溜了进去,进入大堂之后其余的地方就简单多了,虽然也有巡逻的警卫但魏玖自然很容易就避了过去,至于摄像头和红外线什么的对于魏玖的身手来说闪过去太简单了。

终于,一番长途跋涉魏玖终于来到了顶楼最里端的资料室,顶楼自然是这边高层和公安系统机密的存在,所以相对而言没有意外,平常警卫也不会上来巡逻什么的。

魏玖的手指飞速的敲击了起来,这是一台外观庞大的电脑,而根据介绍这就是整个HZ市公安系统的主脑,所以魏玖选择了在这里查询他想要的资料。

只见一行一行的字符迅速的划过魏玖的眼眸,魏玖的一目十行和过目不忘的能力也自然注定了他的特异之处,不到一会儿魏玖就已经对这些资料滚瓜烂熟,当然时间有限,他也是选择性的看了看,只是对杭州这一块儿的大家族富豪和地方势力了解的比较透彻而已,毕竟他此行的目的不在于窥探隐私,至于一些私人性的信息倒是没有过多去关注。

“舒锦惠,舒家,杭州首富,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

魏玖嘴角挑起一道得意的弧度,低低呢喃道,看样子他已经达成了这一趟的目的,另一方面他也担心呆的太久会引起警察局的察觉,虽然他不害怕,但还是不希望提前将自己暴露出来,毕竟他现在还只是京华学府的一名特招生而已,所以他也没有多呆多久,马上把房间里的器材整理成原来的样子,然后转身走向顶楼阳台。

上来走大堂是因为现在的他没有能力从一楼跳上顶楼,但下去不一样,只要稍微运转功法从高处跳到别的楼层也不会受伤什么的,这也是来之前他就准备好的套装和路线原因,在他的预想中这会是一场毫无难度的离开。

但以为终究只是以为,就在这时,异变突起,一个浑厚的声音传来——

“大胆鼠辈,夜闯警察局,意欲何为?”

临汾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临汾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临汾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临汾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临汾治疗妇科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